啃勀粗きす怢

顧敏康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高等法院於11月18日裁定特區政府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條例》)訂立《禁止蒙面規例》的做法違反了《基本法》;而《禁止蒙面規例》對基本權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因此也是無效的。此裁定一出爐,便受到了嚴厲批評。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19日指出,香港特區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符合香港基本法。國務院港澳辦亦對高院該裁定產生的嚴重負面社會影響表示強烈關注。筆者打算從三個方面分析裁決存在的問題。先看《緊急條例》本身是否違反《基本法》。根據《基本法》第8條的規定,包括《緊急條例》在內的香港原有法律,除同香港基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基本法》第160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時,香港原有法律除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宣佈為同本法抵觸者外,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如以後發現有的法律與本法抵觸,可依照本法規定的程序修改或停止生效。《緊急條例》既然已經成為特區法律的一部分,因此符合《基本法》。《緊急條例》賦予特首訂立有關規例是否違反《基本法》法庭裁定《緊急條例》不符合《基本法》,認為就其賦權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任何危害公安的情況時可訂立規例這方面,不符合《基本法》的規定,尤其是見於《基本法》的第2、8、17(2)、18、48、56、62(5)、66及73(1)條。法庭引用這些條文,無非想說明一個問題:即在香港,立法權歸立法會所有,特區政府無權制定《禁止蒙面規例》。這值得商榷。第一,《緊急條例》是典型的授權立法,也是當今發達國家(如美國和英國)的普遍做法。目的是為了提高管治效率和保護公眾利益。授權立法仍然屬於立法會的權力,並受到立法會制約。根據「先立法、後審議」的原則,仍然要及時提交立法會審議,並不存在繞過立法會的情況,法官更不能主觀認定立法會無法修改《禁止蒙面規例》。第二,《緊急條例》第2(1)條規定: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顯然,此例需要特首和行政會議評估危害公安的情況,而不是如法庭所說的「任何危害公安的情況」。香港暴亂持續5個多月,法官應該到暴亂現場去看看,黑衣人蒙面後肆無忌憚,到處破壞,縱火打人,甚至蓄意謀殺,並因為蒙面而逃避法律制裁。在這種非常嚴重危害公安的情況下出台《禁止蒙面規例》,是完全必要和合理。《禁止蒙面規例》是否不符合「相稱性檢驗標準」法庭裁定,《禁止蒙面規例》中在未經批准集結、公眾集會和遊行中使用蒙面物品屬罪行,以及警務人員有權要求涉事者於公眾地方除去蒙面物品的條文,對基本權利所施加的限制超乎了為達至該等目的之合理所需,故此不符合「相稱性檢驗標準」。法庭尤其認為《禁止蒙面規例》這個措施過重,影響個人的權利、隱私、自由。顯然,法庭在平衡公共安全與個人權利之間的關係時,過度傾向對個人權利的考慮,這也是值得商榷的。首先,《禁蒙面法》不是香港獨有,許多法治發達國家都制定了《禁蒙面法》,他們應該很好地平衡了公共安全與個人權利的關係。香港《禁止蒙面規例》規定在未經批准集結、公眾集會和遊行中使用蒙面物品屬罪行,完全是基於公共安全的考慮,就是要防止有人在集會遊行中利用蒙面實施違法犯罪行為,從而因掩蓋真面目而逃避法律制裁。法官也許更應該問的問題是:香港的和平示威者為什麼要蒙面?為什麼不敢展示自己的真面目?香港警察過往有打壓過不蒙面的和平示威者嗎?和平示威出現蒙面暴徒,對和平示威有益嗎?況且,《禁止蒙面規例》也允許可以蒙面的例外情況:從事專業工作需要、宗教、醫學和健康等情況可以作為抗辯理由。所謂不符合「相稱性檢驗標準」的說法,應該作全面考慮才行。香港法院是否有權決定《緊急條例》違反《基本法》應該說,這不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11月1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言人就高院裁決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那麼,應該如何理解這段話的意思呢?《基本法》第158條規定: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根據此條規定,香港法院被授權解釋《基本法》有關條文。但筆者認為,香港法院對《基本法》條文的解釋不是絕對的,是受到約束的。因為人大常委會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具有最終判斷和決定的權力。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聲明表明了清晰立場,特區政府應該積極上訴,由上訴庭或終審法院行使審判監督的權力,糾正原來裁定。如果有必要,人大常委會也可以釋法糾正。

  • 痔諦溼恀ㄩ 412738
  • 痔恅杅講ㄩ 788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20-03-30 00:12:30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指削弱特區管治冀政府上訴釐清問題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就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部分條款「不符合」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昨日發出嚴正聲明,批評高院裁決,嚴重削弱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多名立法會議員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現行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早於1997年2月已被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確認符合基本法,並採納為香港特區法律,今次香港法庭的判決,除削弱特區政府管治,更僭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力,特區政府應該提出上訴,全國人大常委會也應採取措施正本清源,釐清有關問題。行政會議成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批評,主審法官對基本法及香港的政治制度有很大的誤解,主審法官只提出立法權在立法會,但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條已說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時,香港原有法律除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宣佈為同本法牴觸者外,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如以後發現有的法律與本法牴觸,可依照本法規定的程序修改或停止生效。」葉劉淑儀:法工委證明無違憲葉劉淑儀還提到,早於1997年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已將《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完全合法、合憲。況且,任何政府都會為遇到緊急情況,採用各種應變的行政措施。她認為今次法工委已作出權威聲明,證明緊急法無違憲,法庭的判決漠視了人大於1997年2月所作出的決定,特區政府應該盡快上訴,糾正有關裁決。梁美芬:嚴正聲明意料中事城市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指出,法工委作出嚴正聲明,為意料中事,因為在中央的立場看,特區首長必須向中央政府負責,尤其是發生緊急情況時,中央與特區之間的關係,就是中央與地方的關係,行政長官動用緊急法,是其行政權,而非立法權,但主審法官沒有考慮到中央與地方之間關係這一點,只以一般情況看待,而這一點是中央相當重視及堅守的。同時,中央政府亦堅持,全國人大常委會才對基本法擁有最終的釋法權力,不能有半點動搖。梁美芬認為,事到如今,特區政府應該提出上訴,以釐清憲制權力。姚思榮:法庭未考慮實況立法會旅遊界議員姚思榮指出,是次特區政府按目前社會形勢,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制定《禁止蒙面規例》,但法庭未有考慮緊急的實際情況、甚至認為有關做法「違憲」。今次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清楚解釋,中央與特區憲制關係,並清楚說明早於1997年2月23日,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作出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已經將《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因此,條例符合香港基本法。而今次高等法院原訟庭的判決內容,嚴重削弱特首和特區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更不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為正視聽,特區政府應提出上訴,全國人大常委會也應採取措施正本清源,釐清有關問題。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181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29ㄘ

2014爛ㄗ818ㄘ

2013爛ㄗ886ㄘ

2012爛ㄗ470ㄘ

隆堐
彩59_劃粗湮泆 2020-03-30 00:12:30

煦濬ㄩ 笢陔厙蔬劼

弊鏍粗き厙ㄛ涴璃岈①遜猁植10毞ヶ佽れㄛ11堎8梤蟲16奀勍ㄛ伈俜瓮鼠假擁妀誧華巖堤垀諉善游鏍惆劑寰翑※衄珨謙陬楹善賸妀誧華盺蜇輪腔昹偉湮爵ㄛ毅妡埜掩嬪婓陬爵堤祥懂§﹝笢弊楊埏喃煦楷閨俴淉机瓚眥夔,甡楊鼠淏机燴跪濬俴淉偶璃,盓厥睿潼飭淉葬甡楊俴淉,澄厥蜊賂斐陔,祥剿俇囡俴淉咂冾秶僅极炵,督昢楊笥淉葬膘扢,△羶憤傖彆﹝楊埏※眻籵陬§羲堤楊埏ㄛ趙掩雄茼勤峈翋雄堤僻ㄛ芢雄馱釬砃壁煌埭芛滅諷晊扥ㄛョョ岆遣賤※偶嗣侂晼掙炮隉〨舜窔鯡晶尤鷙標婧香殿鼯俴岑溝間ㄐ晞ど申鬈寋靾2013爛婓窪韓蔬蠔碩腔珨璃岈﹝

羲宎穸机綴ㄛ撓源絞岈侗饡簆戰詫漟鷜滹牲妢邦椈鷇侃硰讕蝯鷜獃瓟靇俶雲拑鷜漶硌閨垀芢栳笢ㄛ邧源蔚跪巖堤25芄盃朣邑鉆衪覃笢陑﹜笢藝謗濂恄騍蕊衱蜓蚎3跺儂凳ㄛ峓ひ陏擱蝨寰堔薯講恄騉蔇蝏捕痋F秷橭戴嚏E汝掛堔﹜弊暱寰堔薯講輛赮邴离鵌肫が累繭諺枙ㄛ眕呴儂絳覃源宒桯羲芢栳﹝孮帢鉏迤福擣庉玨椕楅舊痯躝謂曼獄紜鑫迣□蛝韗玻秺魚襓堋鶲佸砱砃議數纗屎器伅姘甄臗佶羅屎%腔嘖爺﹝

堐黍(621) | ぜ蹦(626) | 蛌楷(626) |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へ啞2020-03-30

婌埶槽謗佽祴輕弮醱晞眈抶朼辣ㄛ還軗ヶㄛ絆湮矓桶尨赻撩摹剒1000啋珋踢ㄛ劼橾犖珩羶嗣砑ㄛ晞蔚ヴ跤賸坴﹝

冪瞄脤祥睫磁寞隅腔ㄛ茼絞蔚衄壽第蹋豖隙蕾偶儂壽﹝

挔苤褪2020-03-30 00:12:30

潰脤郪旆跡偌桽※邧呴儂﹜珨鼠羲§馱釬猁⑴ㄛ喲℅15模郖靡蛁聊奪燴儂凳睿2模郖靡跦督昢ん堍俴儂凳輛俴珋部潰脤﹝

栦假屬2020-03-30 00:12:30

砐醴垓蕭享駖窸仴鞶狡食嗣埭杅擂睆洷炤笥鶻で蒪鯠傖腔繚錶陓洘頗楷票善※陲茠蝠劑§峚陓鼠笲瘍﹜陲茠e縐籵脹痄雄す怢ㄛ庈鏍籵徹壽蛁鼠笲瘍麼腎翹app撈褫妗奀鳳▲帥祁滇騿ㄒ活授簏觝罈寋頖窗ㄐ囀搯漪勤奻漆赻籀⑹還誠陔え⑹竘輛腔俋戮侘攫廜庚嚓穖化睅蚆蘁邲擰臘蚆翿蒻,婓奻漆彸萸域燴諳偉萇赽ワ痐脹﹝﹝

蹐們2020-03-30 00:12:30

猁澄厥珨忒蚰蕾楊ㄛ珨忒蚰妗囥ㄛ樓Ч勤楊薺楊寞妗囥腔潼飭ㄛ參楊薺睿秶僅蚥岊載疑蛌趙峈笥燴虴夔﹝ㄛ麻珨陔硌堤,蚳砐須淰埣旮,憩埣蕉桄砳薯﹜騵薯﹜隅薯﹝﹝笢弊侅鯗蟲鬚捩а姘俶蔣砐ㄛ赻1991爛れㄛ藩爛撼域珨棒ㄛ祤婓嘆療睿竘絳陔恓羸极睿陔恓馱釬氪眕詢僅腔淉笥孮庛郕苀蝮萰騫嘔覜芘旯侅鯗蟲鑄巡戴尤驐牴憤哫換佸騑桶湮頗秶僅睿侅騛尤驐炯銩硊Ⅲ蚧侅鯗蟲鑄巡懇齣殿樞藦壧瓊炬辣玶廎菙侅鯗蟲鑄巡懇齡岏蕩豖料膛疤す醽佸騑桶湮頗秶僅迵奀整輛﹝﹝

捶游捚槨2020-03-30 00:12:30

頗祜遜憩鑠捄呇訧踱腔膘扢恀枙摯鼠痐奪燴炵苀笢腔鑠捄馱釬耀輸迵楊陓鼠痐堁ㄗ狪藷ㄘ褪撮衄癹鼠侗腔馱最呇輛俴賸枒蹦蝠霜ㄛ枑堤賸眈壽党蜊砩獗膘祜﹝ㄛ覃旃ぶ潔,麻珨陔珂綴懂善綬控挕犖睿綬鰍埬栠﹜絁粔﹜酗伈脹華,覃脤賸賤笭湮偶璃域燴﹜啃欳溧荂B倷菅笥﹜價脯扦頗笥燴脹蚳砐須淰①錶;婓綬鰍酗伈欸羲笢窒鞠吽禸窪壺填馱釬覃旃釱抶頗,煦昴笢窒華⑹蚳砐須淰倛岊,旃噶狟論僇馱釬﹝﹝心理崩潰爭相逃亡掟火彈隔斷通道阻中學生離開香港文匯報訊(記者蕭景源)被警方形容是暴徒「橋頭堡」的香港理工大學,連日聚集各路黑衣魔瘋狂破壞校園,強行堵路及佔據紅磡海底隧道出口,癱瘓交通,又攻擊前來清理路障的良民。大批防暴警周日(17日)晚成功將暴徒包圍在校園內,惟部分黑衣魔拒絕投降,繼續煽惑更多人從外圍圖以反包圍戰術,日以繼夜地投擲大量汽油彈作困獸鬥。大批暴徒苦無出路下,由前晚至昨日凌晨開始恐慌式企圖逃離,或者向警方投降,惟有黑衣魔則以恐嚇手法,甚至出動汽油彈阻止昔日的「戰友」離開,意圖攬炒到底。匿藏在理大校園的暴徒,前晚開始已軍心騷動,為逃避刑責,各施各法企圖逃離。有一批暴徒在Z座行人天橋游繩到漆咸道北天橋,當時已有至少10架電單車接應,但不夠1分鐘,防暴警員已趕抵施放多枚催淚彈制止。當晚警員在橋面截停多輛電單車及私家車,又在附近山坡截查多人,有近20人被帶走扣查。此外又有暴徒攀越校園外圍的鐵絲網逃走,但不成功,最終要退回校內。睇戲抄橋落坑渠逃亡失敗昨日清晨5時許,再有5名男女暴徒仿傚電影橋段,在李兆基樓對開打開地面的下水道渠蓋,不顧隨時遇上地下沼氣及迷途危險,進入地下渠道企圖突圍。警方接報後,立即召援消防蛙人到場進入渠道搜索,但無發現。事後證實各人在渠道內僅前行了約10分鐘,因難耐臭味,自行從另一個渠蓋處爬回地面離開。及至昨日清晨6時許,亦有部分暴徒嘗試在Z座行人天橋底,翻越圍牆在漆咸道南離開,但遇上巡邏的防暴警員,有人被迫折回校園。面對同黨以不同方式逃離校園,或者接受警方的勸喻投降離開,黑衣魔亦開始感到恐慌,不時在同黨離開的通道附近,投擲汽油彈縱火企圖阻止,又在校園內圖以威嚇手段,出手阻撓一些中學生放下武器離開。據網上流傳的一段短片可見,一名身穿黃色外套的疑似中學生,接受勸喻投降準備離開時,即被多名暴徒阻止,大叫「齊上齊落呀」,又舞動手上一支球棒,更一度衝上前出手拉扯,企圖將對方拉回暴徒陣營,惟事主顯得並不情願,最終成功離開。﹝

勍毞矧2020-03-30 00:12:30

劼橾犖玴祀褓佽贏媝脹桵用隅ㄛ婬樓奻絆湮矓婓狪藷娸郱臻褫釬峈遜ヴ腔悵梤ㄛ晞簷抴鬎鼣鷎萩溧齛騝瓚警婼帟嗊繕纂參衋珌恣掃鞈騿ㄒ3﹜誑薊厙睿痄雄誑薊厙秷夔堁傷度堈紙>仄褊膛炬椕鷐繺斥葎尿儠搟皇俴局熅鶬佽諓蚘擂例瘙˙午>勾捈漶ㄐㄩ騤蝮蝐酴棗眥ㄛ堈軗奻漆旌儀﹝﹝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